【苏宏讲述的土楼故事】客家土楼之功能(三)

 

环极楼的抗震功能主要是靠外环土墙和木结构框架的科学设计和配置来实现的。底层墙厚1.7米,由下而上逐层减薄,每上一层减少12厘米。到墙顶仍有l米厚,且每层墙体剖面呈楔状。据建筑师说,整座楼的土墙从底层到顶层向内倾斜约6度,形成一个圆台状的整体。楼墙倾斜度这么大,增强了圆形土楼的内聚力,使得墙体更加稳固。与土墙相连接的木结构框架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全楼的柱子、挑梁、扛身等,组成竖、纵、横紧密连结为一体的木构架,它们的相接处都用勾榫连接。这木构架,承受和分解来自土墙的压力。也就是说,墙体与木结构框架担负着整座楼的一切荷载,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保证了全楼整体的稳固性,难怪这场大地震奈何不了它。

 

 

环极楼舞龙 陈军 摄

 

地震是对地球上所有建筑物的坚固性的最大考验。历史上许多建筑物在具有毁灭性的自然灾害一—地震面前不堪一击,轰然倒塌。那么土楼是否经受得住地震的考验?上期介绍的环极楼遭震不塌是否为偶然之个案?这里,不妨让我们再来翻检一下资料。据《龙岩地区自然灾害》记载。清朝以来,永定曾发生过七次地震,每次地震。客家土楼都有惊无险,未曾坍塌。今天,耸立在永定大地的千座土楼,不正是屡历劫难而不倒的事实吗?

 

 

环极楼雄伟厚重的内院风光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永定客家人自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那就听听永定客家土楼落户秘鲁的故事,它真实动人,传诵已久。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北京召开国际生土建筑学术研讨会,会后秘鲁籍的拉美生土建筑研究中心主任西尔维亚·马图克女士和她丈夫阿兰·海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史蒂汶斯·安德烈,以及日本建筑师福岛骏介四人到永定考察土楼,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1990年夏天海斯夫妇再次来到永定,想解开永定客家土楼建筑的种种疑团。特别是下洋镇的上川村1980年新建的新华楼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他们对楼主问这问那,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并带了夯墙剩下的一些泥上和一袋旧楼墙的说,回国,进行了分析研究,同时花了很长的时间马卡建了一座土楼式学校。1993年7月23日,马卡村发生一次4.8级地震,震中位于该村10公里,整个村庄遭受重创,一座古老的教学楼也倒塌了,而这所生土建筑起来的学校却安然无善,村民分惊讶,当地报纸立即报道了这个消息,引起全世界的震动。

 

 

固若金汤

 

土楼的实用性不仅凸显于抗震,同时还表现在对洪水冲击和暴雨侵袭的有效抵御。为了解除洪水冲击的威胁,明清及以后时期建造的土楼,底部绝大多数用大块鹅卵石垒砌成扎实的石基,其高度设计在百年一遇的最大洪水线以上,土墙则在石基以上夯筑,一般洪水袭来,安然无恙。1996年8月8日,永定发生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涝灾害,其中金丰溪流域降雨最为集中,金丰溪水到保护墙面暴涨,冲击着土楼,可洪水过后,许多土楼岿然屹立,楼内居民的生命和财产安然无恙。

 

 

环极楼外墙上依稀可见那自然弥合、至今不足一厘米的裂缝

 

为了消除雨淋威胁,客家人在墙顶设计出挑达3米左右的大屋檐,屋檐巨大,如盖如伞,盖上红砖赤瓦,自然不用担心大雨会淋湿墙体,剥蚀墙体。客家土楼皆处湿润多雨闽西地区,但至今未见土楼遭雨淋而毁的记载。

创建时间:2019-02-19 14:30

您当前所在位置: